历史

第十四(1 / 4)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页

中秋节的第二天,老张睡到午时才醒。因为昨天收节礼,结铺子的账,索欠户的债,直到四更天才紧一紧腰带浑衣而卧的睡下。洋钱式的明月,映出天上的金楼玉宇,铜窟银山,在老张的梦里另有一个神仙世界。俗人们“举杯邀月”,“对酒高歌”,……与老张的梦境比起来,俗人们享受的是物质,老张享受的是精神,真是有天壤之判了!

因肚子的严重警告,老张不能再睡了,虽然试着闭上眼几次。他爬起来揉了揉眼睛,设法想安置老肚的叛乱。

“为什么到节令吃好的?”他想:“没理由!为什么必要吃东西?为什么不象牛马般吃些草喝点水?没理由!”

幸亏老张没十分想,不然创出《退化论》来,人们岂不退成吃草的牛马。

“有了!找孙八去!一夸他的菜好,他就得叫咱尝一些,咱一尝一些,跟着就再尝一些,岂不把老肚敷衍下去!对!……”

老张端了端肩头,含了一口凉水漱了漱口,走过孙八的宅院来。

“八爷起来没有?”

“笑话,什么时候了,还不起来,张先生,辛苦,进来坐!”

“我才起来。”

“什么,酒又喝多了?”

“那有工夫喝酒?结账,索债就把人忙个头朝下!没法子,谁叫咱们是被钱管着的万物之灵呢!”

“张先生,我有朋友送的真正莲花白,咱们喝一盅。”

“不!今天我得请你!”老张大着胆子说。

“现成的酒菜,不费事!”

孙八说完,老张挤着眼一笑,心里说:“想不到老孙的饭这么容易希望!”

酒饭摆好,老张显着十分亲热的样子,照沙漠中的骆驼贮水一般,打算吃下一个礼拜的。孙八是看客人越多吃,自己越喜欢。不幸客人吃的肚子象秋瓜裂缝一命呜呼,孙八能格外高兴的去给客人买棺材。

“八爷!我们的会期是大后天?”老张一面吃一面说,又忙着从桌上往嘴里捡喷出来的肉渣。

“大概是。”

“你想谁应当作会长?”

“那不是全凭大家选举吗?”孙八爷两三月来受自治界的陶染,颇有时把新词句用的很恰当。

“谁说的?自治会是我们办的,会员是我们约的,我们叫谁作会长谁才能作!”说着,老张又夹起一块肥肉片放在嘴里。

“可就是!就是!你说谁应当作会长?”

“等一等,八爷还有酒没有?我还欠一盅,喝完酒请大嫂热热的,酸酸的,辣辣的给咱作三碗烫饭,咱们一气吃完,再谈会务,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孙八去到厨房嘱咐作烫饭。

老张吃完三碗烫饭,又补了三个馒头,几块中秋月饼,才摸了摸肚子,说了一句不能不说的:“我饱了!”然后试着往起捧肚子,肚子捧起,身子也随着立起来,在屋内慢慢的走。舌根有些压不住食管,胃

排行阅读

苍白爱情

三秋泓
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,为了苟活,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。注意:没有排雷,到处是雷。自带扫雷系统,谢谢。
我深深地爱着你,你却爱着一个傻逼,傻逼他不爱你,你比傻逼还傻逼,爱着爱着傻逼的你,我比你更傻逼,简单来说,本文讲述一个,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。

相爱未遂

金陵十四钗
满城衣冠副CP,律师X检察官,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,互攻。

职业替身

水千丞
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,究竟是额外照顾他,还是没玩儿够他,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、前世今生,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?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,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,一个只能当替身,一个只能找替身。

秋以为期

桃千岁
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,强强,肯定有反攻。《无地自容》系列文。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。主角:柯明轩,边以秋。是否互攻,看我心情,反攻是一定有的。

暗火

白芥子
娱乐圈,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。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,长得好、业务强,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,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,拍人生第一部戏,遇到大魔王陆迟歇。 大魔王强势逼近,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,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,再画地为牢。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《真相是真》饭制剪辑,喝醋三碗,转发微博,评曰:“假的。”再@凌灼 言:“我的。”全网哗然。 *陆迟歇x凌灼 *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,攻强势插
最新小说: 东海扬尘 假释官的爱情追缉令 私人岛屿 道是无情 枕边恶语 信息素偷盗指南 重生之真不挖煤 伺机而动 玫瑰疯长 春事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