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85章(1 / 7)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页

许尧臣一个假期把自己养肥了小十斤,吃吃睡睡,万事不往脑子里放,真正做到了心宽体胖。

陈妙妙再见他时候,他正和厉扬在河堤上放风筝,姓陈的带着刘铮赶来,见面先奉上一句国骂,捏着他脸说了不起,活生生把脸吃大一圈。

刘铮很没原则地在旁边夸,说我哥这样看着也就二十出头,显小。

陈妙妙踹了他一脚,嫌他狗腿子,踹完又央他去路边买两根煮玉米,说饿了。

趁着刘铮去买玉米,厉扬拽着风筝站河边打电话的功夫,陈妙妙问许尧臣:“歇仨礼拜了,儿啊,下一步有啥计划?”

许尧臣一推他那瞎子阿炳一样的墨镜,道:“来都来了,你说呗。”

陈妙妙:“瞧你这个事不关己的样,真多余管你。”

许尧臣:“那你别管。”

陈妙妙刷地举手往河边一指,“再犟一句,爹死给你看!”

“别死了,你可金贵。”他的兔崽子把墨镜一摘,“说吧,我听着。”

陈妙妙摸出来手机,逆着光点开,往许尧臣鼻子尖下一杵,“让铮子做的。近来的舆论走向,市场对你商业价值的判断,还有点鸡零狗碎的——你在剧集的表现力、导演认可度,杂七杂八,你瞧瞧。”

表格做得非常细致,从曲线图能看出来,外界对许尧臣的评价是从《破晓》播出到中段开始回弹的。

前面在“方程”出现在大众视野时,那条线宛如跳崖一般直直砸进谷底,惨不忍睹。

“‘许尧臣’到底是什么人,没切实证据,‘顶替亡者’的流言太过离谱,现在已经没几个人信了。儿呐,我想过,要真不行,那就和盘托出。你是无辜的,这谁都能看出来,也不怕。不过还没到那份上,这事儿就掀过去算了,说到底是不光彩。”

陈妙妙叼起他的电子烟,喷了一口雾。

“现在剧播的差不多了,除了粉丝,普通观众也认为你演技可圈可点,相较之下,李跃可是让你和杜樟给比得净挨骂了。得嘞,这些年努力算是没白费。崽,再拼一把,”他竖起两根手指,“起码能挤进二线。”

许尧臣把手机还他,伸了个懒腰,把目光放远了,落在抖毛的水鸟身上,“我以为你的目标是一线顶流。”

“说什么疯话,我可没那个不切实际的野心。再者,你以为顶流是说登顶就登顶的吗?天时地利人和,缺一不可。”他又吐一口烟,看上去有种高深莫测的错觉,“一步一个脚印地走,就算上不到顶流,你的位置也轻易撼动不了。”

这道理许尧臣明白,他一样没冲顶流的雄心壮志,视线一飘,看见厉扬正收了风筝往他们这边走。

他举起手冲厉扬晃晃,就听陈妙妙慢悠悠道:“挑出来的本子都给你带过来了,看完给我电话,该试镜试镜,该进组进组。”

“这么快?”许

排行阅读

苍白爱情

三秋泓
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,为了苟活,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。注意:没有排雷,到处是雷。自带扫雷系统,谢谢。
我深深地爱着你,你却爱着一个傻逼,傻逼他不爱你,你比傻逼还傻逼,爱着爱着傻逼的你,我比你更傻逼,简单来说,本文讲述一个,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。

相爱未遂

金陵十四钗
满城衣冠副CP,律师X检察官,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,互攻。

职业替身

水千丞
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,究竟是额外照顾他,还是没玩儿够他,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、前世今生,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?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,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,一个只能当替身,一个只能找替身。

秋以为期

桃千岁
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,强强,肯定有反攻。《无地自容》系列文。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。主角:柯明轩,边以秋。是否互攻,看我心情,反攻是一定有的。

暗火

白芥子
娱乐圈,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。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,长得好、业务强,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,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,拍人生第一部戏,遇到大魔王陆迟歇。 大魔王强势逼近,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,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,再画地为牢。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《真相是真》饭制剪辑,喝醋三碗,转发微博,评曰:“假的。”再@凌灼 言:“我的。”全网哗然。 *陆迟歇x凌灼 *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,攻强势插
最新小说: 东海扬尘 假释官的爱情追缉令 私人岛屿 道是无情 枕边恶语 信息素偷盗指南 重生之真不挖煤 伺机而动 玫瑰疯长 春事晚